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波的艺术空间

 
 
 

日志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2010-09-01 09:19:08|  分类: 【关于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我喜欢瘦长的指骨或者髋骨,在那种瘦长里隐约有诗意的味道。那样的指骨去敲门不是为了寻找,而是为了某种意外~~

  
“瘦,是一种哲学的状态。”


瘦长的指骨是诗意的,优雅地令一切所指示之物区别于其它物体。或者物象。伸手指示的人,以他的瘦长改变了周围的语境。在那一瘦长里,我更贴近他稀薄的呼吸。它带着“此在”的属性,与所有其它的地点区分开来,空气里弥漫着我的孤独。


一个没有此前与此后的时间,被我称为拐点。那瘦长的人形就站立在一个拐点之上。它向其它拐点上的人形伸出双手,但它们的目光永远缺乏对视,它们之间的交流永远被时间阻断。

 这就是贾柯梅蒂那些瘦长而细小的雕塑。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贾柯梅蒂出生于瑞士,父亲是一名画家。青年时代,父亲把他送到法国雕塑家、罗丹的得意门生布尔德尔的工作室学习。贾柯梅蒂对学院派生活毫无兴趣,认为临摹是在浪费时间,而且过于仔细地研究模特就无法把握整体。在法国,他结识了青年画家巴尔蒂斯,两人一见如故,成为终身知交。他们经常一起骑着自行车在巴黎游逛,对他们而言,巴黎无疑是个最合适的场所。“在这个物的世界的中心,矗立着各种物体的梦幻城市——巴黎”,他们带着自己的白日梦,在巴黎的拱廊和旋转门之间穿行。


在这座超现实主义的梦幻之城,贾柯梅蒂曾经一度加入超现实主义艺术的阵营,创作出《被割断喉咙的女人》、《凌晨四点钟的宫殿》等具有大量框架结构、带着神秘主义气息的作品,其中的意象令人产生一种恐惧感。也许是因为有意味的形式被当成了无意义的用途,存在失去了拐点变得悬而未决,这一切将导向恶梦般的非现实感。也有人认为,《被割断喉咙的女人》隐含着男性主体意识对性的一种话语阐释权,炫耀着男人神化了的性权力。


几年后,贾柯梅蒂退出了巴黎的喧嚣,开始了他的隐居生活。在这十年的隐居中,瘦长的人形逐渐得到确立。最初,贾柯梅蒂不断把雕塑缩小、缩小,缩小到手中可以掌控的尺度,缩小到一个火柴盒的面积,有时不小心用刀一碰就成为碎末。仿佛只有在那样的尺寸里贾柯梅蒂才能把自己交给它,交给一种混沌、一种虚空,进入到物的内部。萨特说,“贾柯梅蒂之所以成为雕塑家,是因为他被虚空迷住了。”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当贾柯梅蒂终于做出大的雕像时,就成了又长又细、火柴棍似的风格。这些人形细若蛛丝,似乎随时可以折断、随时可能会被四周的空气蚀化、随时将消隐到虚空之中。
卡夫卡曾说自己是个最瘦的孩子。因为最瘦,世界跟他格格不入,无论在哪里,他都带着异乡人的特质。他永远找不到自己的家园,带着漂泊的永恒感。


那个饥饿艺术家就是卡夫卡,就是那个最瘦的孩子。他试图把饥饿经营为一种艺术,为之献身并令自己变得崇高的艺术,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他自己的理想,就像每个人都怀抱着一种生,这种生只为他本人所拥有、只对他本人有意义。饥饿艺术家成了最瘦的孩子,这种瘦所钩连的意义的迷宫只能向他打开。


最瘦——这意味着所有人的存在都比他的存在更重。所有人的存在都比他的存在更坚实地附着在大地之上。最瘦的孩子只能居住在磨茨堡——在那里,一切都向内生长,一切都无休无止。
昨夜,忽然翻到贾柯梅蒂。在这个越来越膨大的宇宙,贾柯梅蒂似乎正在被人们遗忘。他那些倒下的人,伸手指示的人,框里的人,振作的人,薄薄的像刀锋,割走了睡梦中的头颅。


贾柯梅蒂指着作品《狗》说:“这就是我,有一天我看见自己走在街上,正和这条狗一模一样。”这是一条孤独的狗,精神游弋,找不到自己的躯壳。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对于贾柯梅蒂,现实无足轻重。贾柯梅蒂的空间并非在真正的空间里成形,而是在观者的视觉和心理中慢慢固化,最后消失在如天空般深远的无限之中。“我从鼻头到鼻翼之间看到的距离有撒哈拉大沙漠那么远。”贾柯梅蒂的深远感隐藏在他的绝望之中,对眼前存在的绝对性感到绝望,对把握能力的无限可能性感到绝望。这也是所有艺术家的绝望,所有试图保存当下、所有与存在对望的艺术家的绝望。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放弃具体的捕捉,而将一切存在之重赋予那瘦长的人形。那种瘦长,正是贾柯梅蒂绝望的产物。

 

(转)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 - 张波  - 張波的藝術空間

 

 贾柯梅蒂,我最瘦的孩子。贾柯梅蒂,放下你那指示的手,

陷溺到自己的灵魂之内。


贾柯梅蒂,你所见的就是我所见的,你的孤独就是我的孤独。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