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波的艺术空间

 
 
 
 
 

日志

 
 

(转)画人物是件苦差事” ——方增先访谈  

2011-01-04 09:29:49|  分类: 【关于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画人物是件苦差事” ——方增先访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10月27日06:36  颜 慧

  方增先,1931年生于浙江浦江县,现为上海美术馆馆长、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院长。他长期致力于现代中国水墨人物画的创作与教学,作为20世纪后半叶现实主义中国人物画创作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画坛具有广泛影响的浙派人物画的奠基人和推动者,他卓有成效的水墨人物画实践在中国画现代化改革的进程中起到了重大的影响。

  10月中旬,由文化部和上海市政府联合主办的《行行复行行——方增先人物画大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并受到美术界高度好评,我的采访也就约在了方先生在北京的家中。

  方先生给人的感觉谦和淡泊,与人交谈时,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他看上去十分瘦小,那些天北京的天气还没有转冷,但他早已裹上了厚厚的毛衣和羽绒背心。胃病又犯了,午睡后就着热水吃了一小块面包。他有些无奈地笑着说:“我也就能吃点这个了,这个软和,吃别的胃都受不了。”我们的采访就这样聊家常一样漫谈开来。

  采访结束后来了几拨儿青年画家,都是听说方先生在北京,通过各种途径找上门来,希望能聆听先生的教诲。对于这些画界晚辈,方增先很热情也很认真,他仔细地翻看来访者带来的作品或画册,中肯地提出自己的看法,并对其中的一些细节,乃至什么地方应该增几分墨、减一两道线等提出很具体的建议,就像熟识已久的良师益友。

  记  者:从《粒粒皆辛苦》到《艳阳天》和《母亲》,再到近些年许多藏民肖像及西藏题材作品,您的画中农民形象最多见,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曾评价您“始终在为农民塑魂”。您为什么对农民形象、农村题材那么感兴趣?

  方增先:可能因为我本人就是农村出身吧,我生在浙江浦江县西塘下村,那是一个小山村。那时候的农民非常淳朴、敦厚,他们身上很多品质都很吸引我、打动我,那种生活状态也是我非常熟悉的,所以不由自主就画的是这类题材。前些年还曾特意回到家乡,希望再去找当地的农民来画,去了以后发现真正的农民已经没有了,只有在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人身上,还能依稀看到从前农民的影子。而那些年轻人,从穿着到气质,几乎和城里人没什么区别了。

  于是开始把视角转向藏区,当时正好有机会去了青海和甘南,走到大草原上,似乎跳出现实人间的乌烟瘴气,藏族的淳朴让我觉得可爱和尊敬。到了草原深处,不仅是因为那里有我想要的创作素材,更发现那里的人和景色本身,有我从内心十分向往的素质。我从此每年或隔一年总要往草原跑,于是画了《帐篷里的笑声》以及后来的《母亲》《祭天》等作品。

  我对城市的农民工也比较感兴趣,曾经试着想去画他们。城市里的农民工有他们自己的特点,他们虽然出身农民,但大多有一些文化,很多都读到初中以上,这些人对于城市的建设有很大的贡献。我曾经试图深入他们,但发现在农民工劳作现场很难和他们接近,我毕竟不是年轻人了。后来还找过包工头、建筑老板,通过他们在农民工吃饭的时候做一些交流,不过这种接触仍然有着很大隔阂,也就只好暂时放弃这方面题材。这也是年龄限制吧。

  记  者:说到年龄,这次画展展出了二百多件作品,有多少是您近10年,也就是您68岁到78岁期间创作的?

  方增先:一半以上吧。现在体力大不如前了,40岁以前就没觉得画画累过,可以整天不停地画,现在作画时间长了觉得手臂会酸。休息下来,就是看书,看看古典文献,看看画论。

  记 者:从1955年的《粒粒皆辛苦》和1964年的《说红书》开始,您在中国画界就已经有了相当高的知名度,可以说成名很早,但是个展办得也很少——2007年上海美术馆“跋涉者:方增先艺术回顾展”,2009年浙江美术馆的“方增先人物画大展”以及这次展览,一共就3次。

  方增先:这跟这些年来中国画人物画的境遇有关吧。改革开放以后,就如同当时整体的社会状况一样,中国美术界也受到各种现代艺术潮流的冲击,中国传统画、写实画受的冲击最大。一开放,年轻人一股劲往西方现代、前卫艺术方向奔,并都强调个人风格,一个比一个变得厉害,最后都不知道根本是什么,失去中国画的特性了。那时候觉得像我这类传统绘画即便举办展览,也不会有太多关注,还不如关上门专心画自己的画。现在这两年不同了,大家在熟悉了前卫、现代的东西以后,开始冷静下来,觉得还是首先把老祖宗的东西打好基础,在传统的基础上去发展。

  记  者:您怎么看这些年中国画的发展?

  方增先:中国画的发展并不是直线向前走的,有时候也是在兜圈子,甚至还在往回走。比如前几年全国性的美展里,我就看过有些画家基本功不够,又画了很多人物,于是就干脆对着照片,一点点地摹出来,没有笔墨运用,跟中国画的历史和传统不符,这可能是社会风气问题。现在画中国画尤其中国画人物画的应该多研究研究蒋兆和、周思聪这些前辈画家的经典作品,应该多研究这些新的传统。

  记  者:您一直在强调传统,不过您可是当年上海双年展的发起人,而且至今仍是双年展组委会主席。

  方增先:很多人都奇怪,你一个画中国画的,干嘛办这种前卫的展览。搞上海双年展,我不是崇拜它,而是去研究它。在上海美术馆工作之后,接触到西方的东西越来越多,现代风刮得很厉害,当时我们美术馆经常接待一批批现代艺术家,比如台湾来的陈正雄、刘国松等,他们常劝我应该在上海办双年展。我与国外一些已经出了名的华人艺术家商量,他们也异口同声地认为,办双年展览对中国有好处。当时中国艺术家总处于被动状态,对现代艺术和前卫艺术感觉很神秘。当年中国青年画家中,热衷现代、前卫艺术的已经是一支庞大的队伍,还有在法国、美国等的旅居华人艺术家,是很强的艺术力量。但由于历史、文化的各种原因,在国内的现代艺术家,总是躲在角落里,也许由于各种原因创作出的一部分画作,也的确带有政治色彩或故弄玄虚,这都不好。我也想穷追到底,能不能打开魔盒子看看。当时,从执行馆长李向阳到馆里的专业人员都赞成试办,几经商定,文化局领导也首肯,就定下来了。干脆把国内和西方的有名的策划人都聚拢过来,请来西方一些最前卫的艺术家来参展。后来上海市民都来看,对前卫艺术就当成很普通的一件事,神秘的东西都没有了。

  记  者:那些前卫、现代艺术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方增先:奇怪的是,当我大体了解前卫艺术状态后,我忽然悟到中国画还是要回到中国画本体中去,我应该潜心画我的中国画。那些前卫艺术是另一套形式、另一套语言,大家都有自己不同的观众群体。一切外来因素,只作参照、启发、吸收。于是1997年、1998年以后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传统笔墨中来,当然,我不否定我过去对现代的研究。这其中,也许还有年龄的原因,在当时我已年近70,没有时间再盲目地去花时间,要为自己做一个总结。后来,我又开始认真关注书法,想把笔线搞得好一些,仅这一点,已深感迟暮。现在的世界成了一个小村子,西方现代艺术与中国传统艺术的碰撞是必然的,由此产生矛盾也是必然的。这些年我从上海市中心搬到郊区,就是觉得信息太多也不好,老听说这个要学那个要学,东西南北都搞不清楚了,哪里学得好。所以,这几年我是孤陋寡闻,自己画点小画或大画,怎么想就怎么做。

  记 者:在中国画人物画创作领域,您曾经进行过各种各样艺术语言上的探索与实践。直至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您还将自己独特的积墨法绘画语言运用在人物画创作上,创作出《家乡板凳龙》《昆仑月色》《祭天》《晒佛节》等一大批深受好评的水墨人物画作品。古稀之年依然保持着如此活跃的研究与创作状态,这是不多见的。

  方增先:画人物是件苦差事,折腾了一辈子还在折腾,往前走,走出一小步,也比停在原地好。艺术就是这样,就好像爬山崖,虽然苦,但有兴趣,而且是越艰辛的时候味道越好。形式的研究是不可避免的,是有益的,只不过中国画人物画必须表现人性,永远不要离开这一初衷。我觉得我一生走过的艺术道路,是一个苦行僧的路,我虽然知道不少有成就的艺术家,是“玩”艺术的结果。大约艺术也是随缘而发。在我身上除了苦行僧那样的路以外,我不可能去幻想此外的非分的可能性。但是,苦行僧有苦行僧的“道”,也有苦行僧以苦为甜的乐。我是那种在乱草泥泞中寻找一条小路的人。

  艺术是无限的。中国画人物画正走在大道上,有很多事要我们去做。我十分相信,中国画人物画一定能走出一片新天地。


 

方增先,1931年生于浙江兰溪。50年代初毕业于中央美院华东分院并留校任教。有感于当时中国人物画面临的现实课题,他立志专攻国画人物,并开始了边教学边探索的艺术历程。他以深入的研究和卓有成绩的创作成为“浙派”水墨人物画的重要代表。1983年调入上海,先后任上海美术馆馆长、上海中国画院副院长。

 

 新浙派的突出代表-方增先 

在20世纪后半叶的中国人物画创作上,出现了精于写实亦兼容写意、工于造型不乏笔情墨韵的新浙派。而方增先则是第一代新浙派画家中最最突出的代表人物之一。 

中国人物画发展到清代,因为过于追求人物画的抒情效能和观赏价值,已经走向了因公式化、概念化所导致的空虚浮泛,造型能力的贫弱和为笔墨而笔墨成为两大弊端。

本世纪徐悲鸿开其先路的水墨写实风格的人物画,正是把西方素描观念引入写意人物画而力矫时弊的变革。这一变革的结果,极大地强化了水墨人物画的造型,却把笔墨在结合造型中更充分地显现其相对独立之美的任务留给了后继者。

方增先在求学时代便练就了两方面的坚实基本功夫:一者是刻画深入的素描造型能力,另者是通过写意花鸟画、山水画学习而掌握的笔墨抒情本领。其后又在生活实践与创作实践中把二者恰到好处地结合起来,并创造了准确生动而饶于韵味的个人风格。

《粒粒皆辛苦》(1955年)是他一举成名的处女作。在这幅形简意深的作品中,精到的透视关系,生动传神的老农形象与洗练而讲究的笔墨线条,自然地融为一体,饶于泥土芳香,表达了深刻的主题。其后的《说红书》(1964年)、《艳阳天》插图(1975年)无不以对生活的透彻观察对传统的留精去粗,以越来越完美的笔墨技巧,充满生活气息的、有血有肉的形象,表达了那个时代的积极向上的立意。 

新时期以来,方增先在已有的成绩上开始了新的探索。《母亲》(1989年)标志着这一探索的重大突破。饱满的构图,崇仰的视角,苍厚的笔墨,精妙的面部和双手的刻画,充满苍桑感的深情歌颂,化巧为拙、由秀而雄的风格,使他的艺术更加深沉而丰厚了。虽然画的是藏族的母亲,但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和罗中立的油画《父亲》媲美。 

90年代以后,方境先的水墨人物画仍然在变法,而且变得接近于炉火纯青了,人物虽有夸张,但骨子里是写实的。只是更加信手拈来,似乎完全去掉了刻意求工的痕迹,笔墨则高度简化,或用极简的白描画人,寥寥数笔,以一当十;或写意的粗笔山水衬出白描人物,无论画古代题材,还是画现实生活,都在更加疏简、更加飘逸和更加潇洒中,加强了抒情和表现性,令观者沉醉于独特的情韵中,玩味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