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波的艺术空间

 
 
 

日志

 
 

阳光高原——徐匡版画作品  

2013-11-08 12:02:53|  分类: 【中国版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高原——徐匡版画作品
 

徐匡版画作品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天路

 

徐匡1938年3月出生于湖南长沙,现任四川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重庆《画家之村》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喜马拉雅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喜马拉雅(局部)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喜马拉雅(局部)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喜马拉雅(局部)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希望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守望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高原阳光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主人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走过草地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家园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牧归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格桑和他的朋友们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康定情歌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小黑马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洁白的哈达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守望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开心的事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青藏高原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草地雄鹰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花朵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在那遥远的地方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奶奶
 
 
 
 
2013年11月08日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天地吉祥

 

刀与木的碰撞 情与神的震撼——论徐匡的现实主义版画艺术

 提到徐匡,美术界的人几乎沒有不知道他的名字的。我70年代中期就临习过徐匡的版画,还拍过他的《草地诗篇》若干局部以作范本。后来才知道,美术界好多人都在那个时代学习过或关注过徐匡的版画,注意过他的60年代的《乡村小学》、《纤夫恨》、《红岩插图》,70年代的《草地诗篇》等作品。今天,年轻一些的同行也熟悉徐匡,因为从文革十年后的1979年恢复全国美展开始,徐匡包揽了五年一届的最具权威性的全国美展之第五届、第十届版画类别的最高奖,第六届全国美展版画银奖,这还不包括这段时期中的如十七届全国版画展金奖,日本国际版画研究会金奖(《洁白的哈达》1984)等一系列高级别奖项。第十一届全国美展,71岁的徐匡没再参加了,他希望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尽管他的为地震一周年而创作的《山寨依然美丽》已经发表在包括《美术》、《美术通讯》、《四川美术》在内的很多美术杂志上,同时也展出于中国美术馆,评价很高,要参展肯定又要获奖。被称为“获奖专业户”的徐匡对获奖其实很淡泊。我问他究竟获过多少奖,他说不清,也从来没有专门的统计。

  在偌大的中国,徐匡凭什么去接二连三拿这些全国性国际性高级别奖项?

  徐匡是名人,是大名人,这一点都没问题。但让人相当诧异的是,真正认识这个名人,且与之打过交道的的美术界名人反倒不多!因为徐匡很少去北京,也较少参加美术界的活动。这个毕业于中央美院附中,与周思聪同班的徐匡很少去北京。偶尔去一次,事完就走,喜欢安静的徐匡,“只想尽快逃离京城!回到平静的生活”。1958年附中毕业,成绩优秀的他明明可以升美院,但在那个如火如荼的革命年代里,一心向往到生活中去创造真正艺术的徐匡却坚决要求马上去克拉玛依。克拉玛依没去成,这位性情中人却又与同学吴强年同去了西南的重庆。由此开启了徐匡至今半个多世纪的紧贴生活的现实主义艺术生涯。

  艺术与生活的关系绝对不是一个政治概念,也决不仅仅是个艺术理论的概念。艺术本来就来源于生活,对真正的艺术家来说,艺术和生活本来就是二位一体。我建议大家去看看徐匡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ukuangage),看看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如何享受他的生活,享受他的艺术,去看看这位美术界年纪最大的博主如何真诚地赞美他的同学赞美和感谢他的同事。也可以看到他如何幸福地回忆从1974年开始,一直到他去年71岁近40年中几乎每年都去的藏区和西藏,让我们也在徐匡博客中选定的古典音乐的伴奏下,去分享他在藏区无尽的快乐:那些开滿鲜花的草甸,蓝天白云,雪山溪流,美丽的藏族姑娘,骠悍的藏族汉子,雪域高原上那种种魄丽、雄浑、崇高与壮美。当然,更有与藏族民众的快乐幸福息息相关的徐匡的快乐与幸福,那种真诚的感动与强烈的震撼。徐匡和我聊到藏区时那种幸福感可谓“溢于言表”。来自生活的艺术往往感人。那幅创作于1964年的《乡村小学》,是直接去农村搞“社教”,住在乡村小学,有感于农村孩子的“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相处时间越长,感情越深。也就产生了一种想画他们,表现他们,歌颂他们的强烈愿望。”就是那张 “文革”革命色彩似乎很浓的,创作于1974年的《不许奴隶制复辟》,那也是来源于徐匡深入大凉山彝族自治州“翻山越岭,冰雪铺天盖地,至今难忘”的深刻体验。如果联想到徐匡夫人阿鸽就出身于大凉山解放前的奴隶家庭,家中外公外婆两个舅舅被奴隶主毒打致死,一个舅舅被打致残,两个姐姐被卖掉不知去向的血泪史,我们难道还能怀疑徐匡创作此画的真情实感么?我70年代临习过的《草地诗篇》,也是徐匡深入阿坝生活两月余的成果:“我是1974年第一次去藏区深入生活。因为从报上知道在四川阿坝若尔盖有一个先进集体女子牧马班。后来知道它就在唐克军马场里,有城里来的知青,更多是本地的藏族青年男女,我在军马场生活了两个多月。最近因媒体采访重新翻开当年的速写和创作草图仍让人激动不己。虽然后来只画了《草地诗篇》,但还有许多美好的草地生活值得去回忆。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审美追求。”两月的生活,大量的速写,快40年后尚“激动不已”的激情,就是这些作品感人力量之所在。直到今天,年过古稀的徐匡还保留着这种天生就的创作激情。例如他在《寄情草地》创作时就十分兴奋:“今早五点就醒了,因創作激动吧。一张放了好几个月的原版創作,每当看到它就一愁莫展,毫无創作激情。可经过几天努力居然有点绝地逢生的感觉,兴奋不已。” 而当作品完成之后,幸福之感则紧随而至:“真是山窮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现在正是信心百倍的坐在创作的过山车上,享受它带来的快乐和幸福感”。享受艺术,这显然是一个凭情感而创作的真正艺术家的创作心态。徐匡对此十分自觉:“人们说我艺术常青,其实沒有什么奥秘,就是要关注生活,不要脱离生活关在画室凭空想像,久而久之画的东西就只能是概念的,感动不了人。自己看了都烦!手艺也提高不了。”徐匡后来创作的一批获奖作品,如表现藏族人民翻身作主人的《主人》(1978),壮硕如铁塔般的阳光汉子《高原的阳光》(1984),表现藏族老奶奶和小孙子天伦之乐的《奶奶》(2004)……无不是这种源自生活的感动与兴奋之使然,徐匡的每一幅作品背后,都有一段难忘的故事。

  或许引出本文写作的原因算是这种情感震撼力的最好的证据。徐匡为人的低调无疑是美术界的典型。年逾古稀,成就斐然的画家竟然从末办过个展。他曾说过,还是八十岁以后再办吧。2009年10月中国美术馆的《灵感高原》展,徐匡应邀送了他的堪称经典的《主人》、《高原阳光》、《奶奶》等作品,加上《山寨依然美丽》等十多件木刻原版作品及若干草图。殊不知,这些作品却让一个从未与徐匡打过交道的人十分激动,这人就是北京画院的院长王明明王明明当场邀请徐匡去北京画院美术馆办个展,且打破既有的美术馆展览计划,马上办!王明明在《阳光高原──徐匡作品展前言》中这样说:“我在想,他的作品为什么令我激动?是他高超的技法还是他的真情与激情?他几十年地创作,反映青藏高原人民的生活,情感真挚,映现出时代精神。他如同西藏虔诚的信徒,不知疲倦的创作,他是那么有定力,不受风潮的影响,坚持发现生活中的美,把美的心灵与高原阳光献给观众,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与虔诚之心打动着我。”王明明道出了个中原由:就是这种“真情与激情”打动着喜欢徐匡艺术的观众。王明明不仅为徐匡办了展览,还要为徐匡出研究专集,这才有了笔者的此文。来自生活的艺术,来自生活的真情,作者与观者的来自生活的共鸣,这种情感的力量与精神的震撼,不就是徐匡艺术魅力之所在么?

  近几十年来,流行着一个极时髦的观念:“视觉冲击力”,也称“视觉张力”。就是画家的作品要抢眼球,于是美术界都在玩“冲击力”玩“张力”。画得大,画得怪,画得奇,画得新,“语不惊人死不休”,弄得美术界天天变戏法,都是为了“冲击”你,抢你的眼球。抢了评论家的眼球,评论家也就夸你画得好。这当然与西方形式主义美学的视知觉讲究有直接的关系。视觉形式固然应该讲究,但“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艺术那种内在的从生活中来的情感与精神的体验及其表达,无疑应是艺术最本质最引人共呜的所在。视觉的冲击赶得上精神的震撼么?这种精神的震撼或许恰恰是“虔诚的信徒”般地执着于生活的徐匡艺术非常突出的特点。

  其实,徐匡又何尝不忠实于艺术的视觉性?绘画艺术区别于其他艺术当然是这种视觉性。徐匡恰恰十分尊重自己也尊重别人的视觉要求。徐匡走的是现实主义的道路,他偏重于具象造型,因为他自己的感动也就直接来源于这些活生生的具体的形象。他当然得重视具象的视觉特征:“比如说,我想创作一张《小羊》的画。那一定是他在什么情况下感动你了。他一定有许多形象特徵,动作,表情,让你觉得他可爱,一定是具体的”。所以他一直坚持到生活中去搜集形象资料,他的速写画得极好。他的造型严谨表现轻松的素描画得也极好。他的每一幅素描稿灵动而完整,俨然一幅完美的作品。而这种完整统一的作品感又与徐匡对形式规律的长期研究和运用相关。本来,版画艺术就是一种高度抽象和提炼,形式感很强的艺术门类。艺术家面对现实,必须把对象抽象、提炼、概括得符合版画艺术的要求,例如木版艺术的块面、黑白及适合各种刀法表现的特点。与形式主义版画家偏重纯形式美,而取点、线、面、构成乃至符号化倾向不一样,徐匡作品也讲点线面,也讲平面构成,但所有这些都是为其现实主义造型服务的。例如《主人》(1978)、《高原的阳光》(1984)中那稳定的三角形结构,多种作品中常见的黑白块面的强烈对比,《纤夫恨》(1964)中的黑白灰块面构成,这种种形式的规律,徐匡早在文艺政策相对宽松的1962年就已在关注研究和运用了。这些强烈冲突的形式处理,都是为表现藏族人民那种强悍与力量,或劳动民众之艰辛与苦难而进行的。徐匡的刀法随意自由,但又严格从属于造型的需要。由于对象本身的复杂性,也引起刀法在形态和结构方面的千变万化。徐匡有一个绝活:他可以在木板上完成素描稿,以后直接以刀刻制,光影明暗,质感、量感、空间感,通通以刀为之,一次成形,毋须再由素描稿处理成黑白刀法基本成形的木刻稿。值得特别强调的是,徐匡的具象写实的版画形象,是有着精细素描特点的严谨造型要求的。徐匡的从素描出发的木刻,与国内外版画界偏重表现主义风格的总体倾向大相迳庭。当然,由素描转化为木刻有相当的难度。事先设计出具版画特点的画稿,其刻制尚且困难,要由素描稿直接转化刻制成形,非对形有极强的把握,和对木版刀法有游刄有余般的娴熟驾驭能力,是很难完成的。一刀下错,则全版皆废,对一些小型精细的作品,尤其如此。徐匡具备的这个高难度本事,在国内外版画界都是十分罕见的。因为凭素描稿而直接起刀入手,徐匡的刀法自由随意:或细或粗,或深或浅,或光或毛,或刻或留,或顺向取势,或逆向着刀,有的一刀之中有宽有窄,有的则光糙兼之直曲兼有……一切可谓信手拈来。其刀法线型结构亦成组成团,或疏或密,或斜或直,或排列严整,或错落有致,把对象之光影黑白过渡灰色,尽用刀刻之痕,而传达得活灵活现妙趣横生。徐匡这种信手刻制而能唯妙唯肖的绝活,在他的一些有着草地环境的作品(例如早期的《草地诗篇》,近期的《情寄草地》、《格桑和他的朋友们》)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徐匡说,“我的木刻创作很多都和草地有关。最近一张有点抒情的木刻也是以草地为背景的,收集了不少资料,正在版上做各种表现方法,这种实践是很愉快的”。当然,只要见过高原七、八月鲜花遍地连至天边草地的,谁能忘得了那魄丽动人的景象。但草地极难表现。多年的研究和探索,使徐匡用木刻表现草地形成一套绝活。他的草地,刻制之精细复杂到一根草一朵花均一丝不苛,而处理起来却又疏密有致,详略得宜,虚实相生,黑白有序,既不失草地之有趣细节,又能有浑然一体之整体表现。其信手刻制之技艺,精妙竟到如此让人难以置信之地步!徐匡自称,“说到底绘画是手艺活,天天要练。创作又何尝不是如此”。这套根本无法仿制的绝技的确是天天演练的结果。近年来,徐匡这种刀法愈发自由灵动,在如《逛新城》、《山寨依然美丽》和《静静的九寨》等作品的形象刻划中,在《守望》的斑驳陆离不规则的背景中,寓偶然之刀法于必然之造型,更有变整饬为松散,易秩序为自由,纵横捭阖,随意生发,其真趣偶得,妙手天成的本事已达出神入化之境界!这种类似于中国画大写意追求随意放逸,自然而然的风格取向,同样使徐匡的写实艺术有着一种与中国画用笔提按顿挫,正侧急徐,极尽变化之意味相通的内在的自然神韵。谁说坚持现实主义艺术就必然失去形式意趣!相反的,在坚持造型严谨的同时而又能有如此精彩的形式表现,更显示出徐匡卓绝之才气。

  更令人叫绝的是,作为版画家的徐匡,居然以木刻原版的崭新样式,把传统印制版画的形式意趣发展到木刻艺术在形式和材质表现上的极致。传统木刻作品均有印制的过程。我们看到的版画作品均为印制的纸质作品。这样,版画家在木板上刻制的全部过程,最后均以印制效果而最后完成。版画作品最讲究的黑白关系,刀法趣味,也是在印制后,以黑白关系而间接地平面地呈现出来。徐匡多年来对本来属于版画制作过程之一的木板刻制直接效果发生了兴趣。他的这些木刻原版作品在北京中国美术馆《灵感高原》展出时就引起了观众的激动与兴奋。的确,木刻原版把此前被印制版画掩盖或至少削弱了的木刻的“木”味、“刻”制感及“刀味”在木板上作了直捷了当的直观呈现。木刻原版把此前仅仅作为拓印基础的原版直接当成了作品。这样,原版的木头材质感呈现出来了,连同它的原木的形态、质感、木纹肌理、木质本色,乃至木材的厚度、原生态般的树皮、疤纹节理,通通成为木刻原版艺术的构成因素。徐匡木刻原版的这种木头的材质感,使其与木雕艺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然,版画艺术的刻工和刀味在这种木质原版状态中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这种原版木刻中,每下一刀,其力度、深度、速度、角度,及运刀的铲、切、凿、推、冲、扭、折,刀痕与刀痕之间的联系与变化,一刀之中因力度、深度、速度及角度的变化而呈现的刀痕的复杂形态变化,以及刀木碰撞中留下的每一微妙偶然的痕迹,都在木质原版上留下了清晰直观——而不是印制版画间接的刀味与木味——的刀、木痕迹。亦如笔墨之运行在敏感的宣纸上留下清晰墨痕一般。你去看看《藏族老人》头像上那信手刻制的复杂线条及线群构成的圆浑锃亮的“青铜器一般”的额头!在诸如《花朵》一幅中,徐匡的刀法刻痕更是极尽变化之能事:这里有龙飞凤舞般或直或曲或粗或细或长或短的潇洒刀法(藏袍的羊毛),亦有细密精致的排线构成的藏袍块面,而大块预留未刻的黑色木面,加上刻制而成的精巧的草地小花和大块平铲的参差肌理构成的画面背景,使一幅作品之中既有诸多刀法和块面点线的复杂映衬,又有木质色彩木面大块黑色的强烈对比。这不是又与中国笔墨与中国书法之表现功能异曲同工么!这不又与油画复杂变幻且与个性情绪一一对应的油画笔触与画布之关系同一效果么?尤其是当我们在为这种直接的刀木之痕的情绪个性表现力而惊喜之时,又为这些复杂多变的刀痕组成的具象之生动真实和两者间天衣无缝的结合而慨叹!这是对精湛技艺的惊叹,又是对丰富情感与个性的赞美!有时,徐匡在刻制之余,还有意保留一些木板上绘画的底稿(例如《守望》、《花朵》、《山高水远》),显然,这不是没有刻完的半成品,而是徐匡有意为之,是他想让这种木刻原版呈现出材质、刻制与绘画三位一体的全新特质。有时,徐匡还在刻制层板时利用各层层板间不同木材的天然色彩,以形成自然的色彩关系。读徐匡的版画一定要细品其细节之处理,读他的刀法的变化和意味,刀法与造型的微妙吻合,读他的刀痕与木头的肌理,读木材的质地、色泽与造型的关系……徐匡通过独幅原版木刻的如此特殊的表现,使版画这种常见的复制型印制型艺术,呈现出与中国画、油画、雕塑同样的在材质感、表现性和不可复制性上的特质。从这个角度,徐匡对木刻原版这种崭新样式的成功开拓,为版画艺术开创了一个极有价值的全新样式,这无疑是具备美术史的重要意义的,对版画史来说,意义当然更为重大。徐匡杰出的木刻原版艺术创作之后,版画艺术门类将增添一个极有魅力的新的品种。

  ……

  徐匡的艺术给人的启示太多太多。他的低调,他的安静,他的投入,他对生活与艺术的热情,在这个浮躁、炒作、苍白和无病呻吟充斥的当代画坛,显得那样的另类与格格不入。但是,徐匡的杰出的创造,连同无数观众的感动与震撼,却显示出来自生活出自真诚的现实主义艺术无限的生命之力。

  林木

  (四川师范大学视觉艺术学院院长、四川大学教授)

  2010.3.5于成都东山居竹斋

  评论这张
 
阅读(115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