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波的艺术空间

 
 
 

日志

 
 

陈丹青讲木心(视频)  

2013-05-11 13:39:34|  分类: 【绘画视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心 1927年生于浙江桐乡。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82年定居纽约。陈丹青的导师。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中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和传奇人物。曾出版多部著作。

http://baike.baidu.com/view/986833.htm

木心是良师益友 课堂像成年人私塾 

 

木心讲学方式就像音乐会

 

木心有陈丹青这批学生是彼此的幸运

 

陈丹青笔录的木心 《1989-1994文学回忆录》

  木心讲世界文学史的资料和体例大致依据郑振铎所著《文学大纲》。但他的讲述与学院派有别,史实大幅简略,个人议论既多且广,重点选择的作家和作品,多为他自己偏爱,因此也是他个人的文学回忆。以下为部分警句(节选自《文学回忆录》)

陈丹青讲木心(视频)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文学回忆录》摘句

  说巨匠

  有时我会觉得巴尔扎克是彩色的陀斯妥耶夫斯基,陀斯妥耶夫斯基是黑白的巴尔扎克。

  一个纯良的人,入世,便是孟德斯鸠;出世,便是陶渊明。

  整个明文学,只有金圣叹是大批评家。领异标新,迥出意表。言人所不敢言不能言。我批评他,是他将人家原文肢解鳞害,迁就己意,使读者没有余地。拿现代俗话说,还是把读者看得太低。

说诸子百家 

 一般书生之见、市侩之见,乃至学者、专家、大儒,都说老子消极、悲观、厌世。我说,正是这一代一代的愚昧无知、刚愎自用,才使老子悲观、厌世、消极。读《易经》、《道德经》,我都为古人难受。他们遍体鳞伤,然后微笑着,劝道:“可要小心,不要再吃亏。”

  孔丘的言行体系,我几乎都反对一言以蔽之:他想塑造人,却把人扭曲得不是人但我重视孔丘的文学修养。

  《道德经》若浅读,就会讲谋略,老奸巨猾,深读,会炼成思想上的内家功夫。《离骚》若浅读,就爱国、殉情、殉国,浅读,则唯美,好得很。

  说中国古典文学

  汉赋,华丽的体裁,现在没用了。豪放如朗读,现在也用不上了。凄清委婉的宋词,太伤情,小家气的,现在也不必了。要从中国古典文学吸取营养,借力借光,我认为尚有三个方面:诸子经典的诡辩和雄辩,今天可用。史家述事的笔力和气量,今天可用。诗经、乐府、陶(陶渊明)诗的遣词造句,今天可用!

  整个《诗经》是悲苦之声。我骂,儒家,是将好好一部《诗经》弄成道德教训。我想,如果中国有宏伟的史诗,好到可比希腊史诗,但不能有中国的三百零五首古代抒情诗。怎么选择呢?我宁可要那三百零五首《诗经》抒情诗。任何各国古典抒情诗都不及《诗经》,可惜外文无法翻译。

  说文化艺术

  在一个万国交界的地方,住了一个老人。形形色色的人不时路过,有英雄、诗人、强盗、美人、商人、小偷、教徒,他们都会敲开这个门,门都会打开,老人会为每个人倒杯水,请他们坐下来,谈一谈。这个老人,就是文学。

  好比一瓶酒。希腊是酿酒者,罗马是酿酒者,酒瓶盖是盖好的。故中世纪是酒窖的黑暗,千余年后开瓶,酒味醇厚。中国文化的酒瓶盖,到了唐朝就掉落了,酒气到明清散光。“五四”再把酒倒光,掺进西方的白水,加酒精。

 

 

贝多芬最后的作品-f小调弦乐四重奏op135第三乐章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