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波的艺术空间

 
 
 

日志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2016-10-01 20:55:06|  分类: 【日本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野谦是日本摄影师,1968年生于东京,1991年毕业于日本大学生产工学部,2007年获日本摄影协会新人奖。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皇居,东京,2006年

  皇居,二重桥前。西装革履的上班族、白发长者、家庭主妇,人群一字排开,背景是大手町的高层写字楼群。人们把公事包、购物袋搁在地上,只手或双手在空中挥舞日章旗,面向皇居方向,三呼“万岁”。人群的上空,一片摇曳的日章旗形成的轨迹,像乳白色的水汽。其间,零星点缀着樱红、淡粉的色调,那是“日之丸”的影子。而随着“万岁”的众声被“蒸发”的,是围绕皇室女性继承权问题的舆论—什么叫“话语泡沫”?

  巨蛋体育场,举国若狂的职业棒球公开赛中日VS巨人战。等待入场观战的观众,绕着桅杆似的大柱子,一圈一圈地排成长蛇阵,缓缓向前蠕动。起初,是人群头顶上氤氲的水蒸气改变了空气的折射率,空间在扭动。随后,人群开始“溶化”,先“液化”,继而“气化”。“气化”的人流,呈涡旋状从里向外翻滚、蔓延。位于涡心处未及“溶化”的人们,有如被置身于汪洋中的扁舟,紧靠“桅杆”。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东京巨蛋体育场,东京,1990年,“融化流散的都市”系列

  东京最繁忙的车站之一涩谷站。通勤高峰的人流,通过必经之路的过街天桥,像洪水,一泻而下;又像流动的气团,无形而诡异……

  这是日本新锐摄影家北野谦的风景观念摄影系列《溶化流散的都市》中的意象。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樱花,上野公园,东京,1997年,“融化流散的都市”系列

  北野谦(1968年出生于东京。中学时代,出于兴趣开始把玩机械相机的同时,在家附近的公共图书馆里接触到细江英公、土门拳和森山大道等日本摄影家和一批海外摄影家的作品。摄影,不仅作为抽象的艺术观念,而且作为一种丰富而具体的印象被植入“写真青年”的心中。大学时代,北野参加了一个叫做“491”的摄影趣味小组,成员中不仅有同龄人爱好者,而且包括诸如福岛辰夫等前辈摄影评论家,同好间经常相互品评作品,举办品位不俗的影展,琢磨切磋,使北野受益匪浅。他回忆这段生活对自己后来的创作生涯发生的影响时说:“参加‘491’的活动,并不单纯是比写真水平的高低,而是人因写真会经历某种东西,我感到兹事体大。”

  “泡沫经济”末期的1989年,日本正站在从“昭和”到“平成”的划时代拐点上。十九岁的北野谦在新宿车站支起三脚架,开始日复一日地拍摄通勤高峰时段从检票口吞吐出来的人流—这是他镜头的景深中最初的“风景”。鬼使神差般的,他从一开始便选择用慢快门的长时间曝光拍摄,“因为我想看一看那些从来没人怀疑过的物事溶化的样子”。结果,看到的是历来强调轮廓、个性的人如何一点点“溶”于无形,最后成了有机粒子。当他意识到自己也不过是这种粒子般的存在的时候,仿佛透过当下实在的现实看到了世界的本质,有种前所未有的真正自由的感觉。这种发现对他来说是如此重大,乃至从内心称之为“写真带来的奇迹”,并久久沉溺其中,不思也无力自拔。如是,北野的镜头渐次从人群移至高速公路的车流,都市夜空中的花火,甚至月亮、太阳等天体。

  1995年,接连发生了阪神大地震和奥姆真理教沙林毒气事件,这对挣扎于“泡沫经济”废墟中的日本社会的世道人心构成了沉重的追问。尤其是后者,市中心若干个繁华地铁站同时遭恐怖分子投撒剧毒神经性沙林毒气的袭击,瞬间导致13人死亡、重轻伤者逾6000名的惨烈事实,令终日以东京各主要车站为据点持续拍摄的北野感到生命的易碎,同时有种窒息感:就在此刻,就在不远处的地下,有人正被夺去生命—“人的存在极其暧昧,无固定形态,很悬。”人,意味着什么?生命的本质何在?诸如此类的本体论思考,每每在某个外景地狂揿快门的时候,尤其是在暗室里冲印作业的时候,都会被一次又一次地强化。而通过放大机的镜头,看到感光纸上的银盐颗粒在显影液中渐次呈现、聚集、清晰了的时候,北野都会油然感动于一种均衡之美。那种美,仿佛令他回到告别懵懂的孩提刚懂事时,初次打量大千世界时的感觉—“世界,好美。”

  在同为风景观念系列的《一日》中,北野力求通过收集“光”,把某个场所的“一日”呈现于一枚胶片中,然后再以相纸上“影”的形式将其“还原”成那个场所的时间,并使其永驻。因此,可能的话,一天24小时,或者至少是从日出到日落的时间,被经过严密工程计算的微小曝光量精确分割(北野系理工科出身),再透过常开的摄影机快门,“累积”在胶片上。于是,我们看到新宿上空的晨曦像亮剑一般刺穿笼罩四合的暮霭,天光如何穿越富士山及山脚下的火山湖,在山的一侧划下彩虹般明亮的轮廓线。不知名的小镇,主妇清晨在阳台上晒被褥;晚上,街灯闪烁,万家灯火;入夜,花火绽放,璀璨夺目。如此乍看上去寻常巷陌的城市日常风景,只因对光与影的集约化表现,作品便被赋予了某种令人致幻的超现实色彩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通天阁,大阪府,2008年,“一日”系列

  尽管在全球化时代,世界的藩篱分崩离析,人流、物流、信息流变得迅捷、频仍,但高度媒体化、同质化的发展现状却反过来妨碍、制约了对某些全球化“死角”及陌生场所的表现。正如在全球化背景下,某个事件如果未被英文媒体报道,便等于没有发生过一样,在数码摄影技术高度普及的今天,所谓“有图有真相”,倘若某个场所未被时间曝光的话,似乎其存在便是被质疑的,至少是大打折扣的。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日》系列不失为以“场所与时间”的影像化表达为手段,对在全球化时代,因信息不对称的落差而导致的,或有意或无意的视觉盲区或认知遮蔽现象的某种抵抗。

  摄影家新近制作的肖像系列《我们的面孔》无疑是其观念性最强的作品。如果说《溶化流散的都市》系列是对包括摄影家自己在内的抽象的“人”的本质的思考,《一日》是对“场所与时间”的思考的话,那么该系列则意味着摄影家对“他者”存在的思考。以不同的职业、学校、公司等集团为单位,从中抽取十数人到几十人不等,分别对每个人单独拍摄,用35mm胶片拍成单人肖像,然后再加以分门别类,重新排序。在暗室中,以微弱曝光量连续十数次到数十次重复曝光的形式,在一枚银盐感光纸上,使人的存在“集成化”,从而“复原”为某个集团的群像—“我们的面孔”。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重叠17名拉拉队队员的肖像,2003年,“我们的面孔”系列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天安门广场24名卫兵重叠而成的肖像,北京市,2009年,“我们的面孔”系列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在京都宫川町春天跳“京舞”的艺妓,由30名艺妓重叠而成的肖像,日本,2003年,“我们的面孔”系列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北野谦的观念摄影 呈现后现代主义视角下的日本 - 张波  - 张波的艺术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